喻黄Only

折翼

  

#禁欲系天使喻×恋爱脑?小恶魔黄
#年龄差有/梦中产物不造在写什么/觉雷慎
#结尾有点着急(因为不着急点还能无意义的虐烦烦二十年 没意思.摊手






每个小恶魔,都是在自己守护者的看护下长至分化的。
黄少天是一个小恶魔,自己的守护者,却意外的是天族的一个年轻神官,是个天使刚三百零三岁,叫喻文州。
按照规矩,黄少天很小就被族人送去和喻文州一起生活,要等到一百岁时,分化出属于恶魔的黑色的翅膀和犄角后才能告别守护,重新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。

黄少天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喻文州。也总对天上的邻居嚷嚷着:“我喜欢喻文州,我们以后一定会在一起的。”
只有这个时候,一向招人喜欢的黄少天,才会被天使们白眼,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异想天开。
才八岁的黄少天只知道他们说的不是什么好话,只能委屈的回来问喻文州,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“我是癞蛤蟆嘛?”
“当然不是。”
“那你是天鹅嘛?”
“当然也不是。”
“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?”
“因为你年纪还小。”
“那你喜欢多大的?”
“至少要两百来岁吧。”
“好吧。”找到了原因所在,黄少天就不委屈了,只是更加失落的离开。


第二天一早,黄少天就火急火燎的去了制作神药的神官那。
“药官药官,我有急用,想找你讨个药。”
“谁生病了?要什么药?”神官看他活蹦乱跳的,哪有生病的样子。
“你这有吃了能涨岁数的药嘛?”
“你要它做什么?”
“我着急长大,我要立刻长到两百岁才行!你知道嘛?喻文州居然喜欢两百来岁的,说我太小了!男人不应该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嘛?你说对不对。”
喻文州真喜欢你这么小的,才是有病!神官没有回答,立刻把他拎了出去,让他赶紧哪凉快哪待着去。改日一见到喻文州,就立刻提醒他,赶紧找个时间,一定要领着黄少天去看看脑子。
喻文州就笑笑答应了。但他知道,黄少天的脑子可没有任何毛病,他只是真的很喜欢自己罢了。


看着黄少天日复一日,乐此不疲的围着喻文州转悠,只为讨他一个喜欢。邻近的天使们开始心疼他,告诉他,只要是喻文州不喜欢的,他再付出都没有用。他们说,从孩童时,就有同龄的女孩就送了他十三年的糖果,别说正眼看一次女孩了,喻文州连糖果都没打开过。作为一个天使,实在是有些铁石心肠,至此喻文州再好,也鲜有人敢去追求他。
黄少天不以为然,才十三年而已,我可是有一百年的。不说你们这些天使故作清高,只是你们从根本上就错了,喻文州根本不喜欢吃糖好嘛!只是可惜自己来的这么晚,喻文州总是管着让他少吃糖,不然就能捞上几年的糖果吃了。
懵懵懂懂的追到了半百的年纪,还没有得到回应的黄少天有些急了,不知从哪学的,开始变着法子的往喻文州床上钻,想着他和那些糖果肯定不一样,喻文州对他可是很温柔的。只要坚持不懈,总有一次能成功。却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他请回自己的床上。黄少天也开始慢慢懂得了,喻文州不能和他在一起,因为他是一只恶魔,现在是一只小恶魔,长大了就是一只大恶魔。
可是他观察了一下,发觉天使和恶魔的区别,不过是头上有没有犄角,牙齿尖不尖,翅膀的颜色是黑是白罢了。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?黄少天不觉得。
又用了三十年,黄少天收集着喻文州平时抖落翅膀掉落的羽毛,给自己做了一双同他一样洁白无瑕的翅膀。
那晚电闪雷鸣,眼看就要下雨,喻文州和往常一样推开门,不知道黄少天今天又要以什么姿态出现在他床上,又要怎么拒绝他。却看见黄少天双手抱膝,低着头颅,后面张开了一双同自己一样洁白无暇的翅膀,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。
一道闪电划过,照亮了一瞬的光明,是抑制不住的怦然心动。喻文州觉得那一刻,他漂亮的就像神殿门口的雕像一样,既雅致又圣洁。但光一照就会发现,那只是一双假翅膀。
“把翅膀摘了吧。”喻文州摸摸他的脑袋,没有赞美他的美丽,直接切入正题告诉他结果。
“你不喜欢嘛?”黄少天不禁觉得落寞。
“嗯。回去吧。”从小养到大的小恶魔,又这么可爱,怎么能不喜欢。喻文州却只能这么说,才能顺利的将他一次次送走。
只是这一次失败,让黄少天觉得自己是没有希望了,就算自己也是天使,喻文州也不会喜欢,他和那些糖果没有区别。更何况他只会长出黑色的翅膀。
自己是喻文州不喜欢的,就算在一起一百年又有什么用。
伤心的脱下翅膀,甩开喻文州安慰着他的手,黄少天光着脚,走出了喻文州的房间,又直径的开了门去了外面,也不管有没有人追了上来。
已经下起了暴雨,还没走出几步就湿了个透彻,全身冰凉。黄少天也不知该往哪里去,就淋着雨站在了原地。
“跟我回去吧。”喻文州本打算一直跟着他走下去,见他停下没了再走下去的意思,就上前带他回去。
黄少天没有回话,低着头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,可能是哭了吧。
喻文州也没再说什么,上前把他揽在怀里,张开了翅膀,为他挡雨。
黄少天试着挣脱,喻文州箍他越紧。没犟一会,黄少天还是低着头,直接牵过他的手,拉着喻文州回家。

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照常过着,喻文州依然守护着黄少天,黄少天还是喜欢着喻文州。
时光弹指间,再过一年,黄少天就要满一百岁了。喻文州要去他出生的属地,商量明年他回去后的各种事项。临走前,他没有告诉黄少天具体要去干嘛,只说今天要安排的事务很多,他最早也要第二天傍晚才能回来。
黄少天只是应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的目送他离开。之后要发生的事情,黄少天心中已经有数,距他离开喻文州的日子,已经不远了。
没有想到,快一百年过去了,原来繁琐的事务已经变得简洁明了,只用了一天该安排的就都安排了。没有停歇,喻文州连夜赶了回去。
回来已经是深夜了,家里安安静静的已经没有了黄少天的身影,看来是已经去睡了。
忙了一天,喻文州已是疲惫不堪,准备直接去睡了,一推开门才发现,黄少天今天也在他的床上,但显然不是在等他回来。正趴跪在床上,脸深深埋在他的枕头里,赤裸的身体起伏,低喘着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,又似乎是在喊着喻文州的名字。
感觉有光从门外打了进来,黄少天立刻停下了动作,惊得跪坐在床上,看着眼前人一步步走近。
“你回来了。”被发现了黄少天也觉得尴尬,但更多的是失落。“安排好我什么时候走了?”
见喻文州沉默,黄少天又继续问道:“不是守护的是我,见到我这种样子,你一定会讨厌我的吧?”
“不会。”抚着他的脑袋安慰着,明明喜欢都来不及呢,只是没有多少时间了。
黄少天拉住他的胳膊,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,牢牢抱住他,语气激动起来。
“那你从来都不愿意多碰我一下?是不是怕碰了一只恶魔,会坏了你神官的名声?还是怕我会缠着你不走,百岁之后给你惹麻烦?”
“都不是。”喻文州轻拍他裸露的后背安慰,其实自己也心疼。“我怕最后舍不得放手。”
“你放心,时候到了,不用你赶我,我也绝不会纠缠你,我自己会放手,不给你惹麻烦的。”
“你还不懂。”喻文州苦笑,他根本没有明白自己在说什么。他就是怕最后他的小恶魔都愿意放手了,自己还是不愿。一味的强求,只会害了他。
“可我好喜欢你,好喜欢好喜欢,喜欢的都要疯了。有时候我真想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,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全是你。”是生生不灭的爱意,让黄少天说着最真心的话,做着最真实的举动。在喻文州怀里难耐的扭了扭赤裸的身子,捧起他的脸颊亲吻。
“我都知道。”没有多余的回应,喻文州收拾着被黄少天拨得乱七八糟的心弦,用最后一丝理智按住了他的脑袋。“听话少天,乖一点。”
靠在他的肩膀平静了会,黄少天抬起眸子,望着他,语气稍微温和了些。“你今晚能不赶我走嘛?”
“转过去。”这一次,喻文州没再拒绝。
黄少天听到从未有过的回答,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,听话的转过身去,背对着他。
前面被手指触碰的感觉已经让黄少天感觉昏天暗地,喻文州又抵在后背,朝着他肩胛骨的位置不停的舔舐、亲吻、啃咬,又酥又痒。黄少天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涌到了那里,也许下一秒就有翅膀冲破束缚,破茧而出。
就算立刻能长出了翅膀又怎样,又不像喻文州的那样无暇漂亮,一片乌黑的羽毛一点都不好。只是想着,就觉得难受极了。
喻文州只是用手安慰了他,就没再继续。可黄少天已经很满足了,他想,只要能拥着喻文州入睡就够了。
终究是要分别,他们之间,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吧。

第二年,黄少天先是牙齿开始变得尖利起来,随之头上长出了一对黑色的犄角,最后黑色的双翼也冲破封印,在背上张开一对弧度漂亮的翅膀,在太阳下甚至比天使的翅膀还要绮丽。
已经分化的小恶魔,开始被骄阳灼烧,被圣洁的气息反噬,连在这片天空下呼吸都觉得刺痛,不再适合这片有喻文州存在的地方。
没有等任何人催促,甚至连喻文州都只见过一次他有了翅膀的样子,黄少天就告别了这片他生活了将近百年的地方,回到他陌生的属地。

日子又过了一天又一天,只是少了些欢笑,多了些想念。今天也是喻文州想念的一天,想念他守护了百年的小恶魔。又会想起他的脸,要是能再听听他的声音就好了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
好熟悉的声音,今天连幻听都这么真实了。
但是明明就是从身后来的。
喻文州惊觉回头,黄少天就出现在自己眼前。没有犄角,没有翅膀,连牙齿都磨的平平整整。一切就像还未满百岁之前的模样。
喻文州不敢问,更不敢想,他都经历了什么,才能变回这模样。
“我不喜欢那个地方,哪里都黑乎乎的,没有色彩,没有欢乐,更没有你。所以我又回来了。”
喻文州没有说话,只是朝他展开双手。
黄少天笑着,重新扑回喻文州怀里。
“我就要一百二十岁了,虽然还有八十年,可是你不能再嫌我小了。”
已经四百二十三岁的喻文州没有回答,只抬起了手,略过了翅膀长出的地方,紧紧搂住黄少天,贴在他耳边说道:“我现在真想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,里面都装了什么。”
游客 | 发布于2020-07-09 09:30:30回复此评论  
我怎么哭得稀里哗啦的😭😭😭